最终导致繁盛的希腊文明在战争中毁灭

发布时间:2019-01-23 17:59   文章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美国著名学者约翰·加迪斯2018年4月出版新著《论大战略》(On Grand Strategy),讨论战争和战略的逻辑,书中引述了中国古代军事思想家孙子的思想,展现东西方战略逻辑的跨文化关联性,

  

狐狸和刺猬式思维的差异

  

   加迪斯用狐狸和刺猬的隐喻开篇,这个典故最早出现在希腊诗人阿奇洛克思的残篇中:“狐狸多知,而刺猬有一大知,”当代英国哲学家以赛亚·伯林在1953年出版的《刺猬与狐狸》中加以引申,借此描述历史人物思维的差异,狐狸追逐多个目标,其思维是零散、离心式的!而刺猬目标单一、固执,其思维坚守一个单向、普遍的原则,以此规范一切言行,伯林据此为分析人的思维提供了一种分类法,

   伯林认为,柏拉图、但丁、尼采、黑格尔属于刺猬类型,而亚里士多德、莎士比亚、歌德则像狐狸,问题在于,这种简单的“二分法”能普遍适用吗?狐狸式思维和刺猬式思维能否共存?反例是大文豪托尔斯泰,时而像一只固执的刺猬,试图寻找 历史真理,时而像一只多疑的狐狸,鄙夷历史解释和经验,狐狸和刺猬的特点在他身上出现某种交汇,而交汇点就是“常识”,伯林的结论是,常识是某种自发、单纯而未被理论污染的东西,经住时间检验,

   伯林的理论被演绎成历史研究者的罗盘,也启示了加迪斯对战略行为的思量,他认为,狐狸型思维的人善于归纳各种不同信息,而不是仅依据“宏观计划”进行推导!刺猬思维的人则恰恰相反,他们拒绝批判和反思,往往沉醉在自己先入为主的观念里,而加迪斯认为,“狐狸和刺猬的悲剧在于,彼此都缺乏对方所具有的一些能力,”那么,这两种互相对立的思维方式能否并存?如果把刺猬的方向感和狐狸对环境的敏感性结合起来,也许就能孕育出成功的大战略,

  

目标与能力的平衡即为战略


   加迪斯认为,人的思维往往处于刺猬和狐狸两种思维方式的对抗之中,前者重视目标的单一性和纯粹性,而忽视手段的配合!后者重视环境的变化和对自身能力的评估,但往往模糊了目标和焦点,加迪斯在书中展现了这种对抗和矛盾,他用大量的历史事件和对参与者思维和行为的分析,体现出战略的内涵,为什么有的战略意图能到超水平的实现,而有的战略意图一败涂地?他的结论是,如果把刺猬理解为对战略目标和愿景的规划,把狐狸理解为对自身能力的评估和调控,那么目标与能力的平衡即为战略,

   不过,加迪斯也说明,这种平衡不可能一成不变,而应是动态和不断变化的,因为在战略的执行过程中,外部的影响因素随时都在发生变化,目标与能力需要互相适应和配合,365bet备用,尤其要防止两者脱节,做到这一点,需要拥有“好的推断 力”和“均衡的行为”,简言之,就是运用常识,加迪斯写到,所有战略问题的核心不过是常识而已,但保持常识亦不易,

   加迪斯写到,战略意图的追求者从不缺乏伟大理想,然而,成败往往取决于现实条件,而不仅是美好愿望,战略的失败者给人类战争史留下了许多不可思议的问号,例如,以拿破仑之伟大,何以忽略了俄国拥有辽阔地域和恶劣气候的现实,执意让大军向纵深挺进,最终陷入补给不足和天寒地冻的境地,以一场惨败终结了一生的辉煌之旅,年轻时的伯里克利(古希腊政治家、雅典黄金时期领导人)聪慧过人、从不失算,何以老年时对危机失去了敏感性和推断 力,以至于顽固地鼓动雅典与斯巴达对抗,最终导致繁盛的希腊文明在战争中毁灭,这便是著名的伯罗奔尼撒战争,被历史学家修昔底德总结为强国争霸的经典案例,在加迪斯看来,这些失败者都曾是伟大的政治家,但他们不愿受现实条件的约束,试图摧毁任何阻碍自己的东西,固执地追求超出能力的目标,

   加迪斯也列举了一些实现目标与能力平衡、成功贯彻战略的案例,如罗马帝国第一位元首屋大维、美国第16任总统林肯和年轻时的伯里克利,加迪斯最推崇的是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他对目标和能力的推断 始终清晰,包括在二战后情愿与苏联谈判做交易,罗斯福有充分的自信在大国间协调,操控战后安排,试图为分裂、残破和前途不明的世界找到希望,然而,这个进程在他离世后戛然而止,世界滑入冷战深渊,不过加迪斯忽略了美国与苏联在争夺世界霸权上存在的结构性矛盾和利益冲突的必定 性,另外,核武器的诞生也让罗斯福的继任者有了与苏联抗衡的勇气和条件,

相关文档: